黨組織架構   Propaganda Work

改革,最本質的要求是創新。創新,首先是思想解放和觀念革新。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分別闡述了戰略思維、辯證思維、法治思維、系統思維、底線思維和創新思維,形成了體大思精的改革方法論。從今天起,我們將陸續刊登系列“本報評論部”文章,對這六大思維進行闡釋,爲全面深化改革提供科學方法。

——编 者

進入萬衆矚目的“兩會時間”,改革再次成爲舉國關注的焦點。“改革遇到的困難就像一筐螃蟹,抓起一個又牽起另一個,必須全面啓動”,“改革涉及的利益關系錯綜複雜、環環相扣,需要頂層設計”……新一輪改革大潮已經起勢,代表委員的聲音發人深思:什麽樣的思維方式,才能適應“改革創新”的要求?如何駕馭全局,才能體現“全面深化”的內涵?

戰略判斷,戰略部署,戰略重點,重大戰略機遇期……回首30多年來的改革曆程,這樣的表述耳熟能詳,戰略思維始終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每一次決定命運的關鍵轉折,無不源于科學准確的戰略判斷;每一項審時度勢的戰略抉擇,無不爲曲折的改革進程迎來柳暗花明。正如西方學者所總結的:戰略,一直是中國現代發展奇迹中的精髓。今天,我們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啓動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征程,具有怎樣的戰略思維,決定著我們能走多遠、登多高、抵達何處。

“在亞曆山大勝利的根源裏,人們總能找到亞裏士多德。”思想能否破冰,直接決定著行動能否突圍。我們常說,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,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。在縱論國際國內大勢、擘畫改革發展藍圖時,習近平總書記更是反複強調要有戰略思維,要胸懷大局、把握大勢、著眼大事。有“登泰山而小天下”的氣度,也有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胸襟,對大局了然于胸、對大勢洞幽燭微、對大事鐵畫銀鈎,才能因勢而謀、應勢而動、順勢而爲。

方今之時,改革既有擊楫中流的暢快,也伴隨著調整的陣痛、成長的煩惱。把問題放到曆史和世界坐標中去分析,意識到“難走的路是上坡路”,我們就能保持戰略定力,對道路和制度充滿信心;以全局眼光透視中國的改革方位,清晰地認識到攻堅期挑戰在哪裏、機遇期出路在何方,我們就能真正理解新一輪改革爲何在各個領域統籌推進,自覺與中央要求“上下對稱”,做到“蹄疾步穩”。

對各級領導幹部而言,戰略思維能力意味著,要善于把解決具體問題與解決深層次問題結合起來,不能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;善于把局部利益放在全局利益中去把握,不能只見樹木、不見森林;善于把眼前需要與長遠謀劃統一起來,不能急功近利、投機取巧;善于把國內形勢與國際環境結合起來,不能閉目塞聽、固步自封。

現實中也有幹部認爲,總攬全局是大領導的事,在地方、基層或部門工作沒必要擁有戰略思維。殊不知,何謂全局、何謂局部,本身就是相對的。相對于全國,地方固然是局部,但是相對于轄區,地方又何嘗不是整體?一些地方,取利一時的短視決策尋常可見,殺雞取卵的短期行爲時有發生,莫不與缺少戰略思維有關。

陷入雞零狗碎的事務主義,可以說是能力短板;但有些人希圖一時政績、罔顧戰略全局,則是私利驅動、有意爲之。從這個意義上,戰略思維不僅是一種能力,更是一種責任。當前,幹部考核不再單純以GDP論英雄,而是觀照到地方發展全局,鼓勵領導幹部深謀遠圖;問責機制也不再局限于任期之內,即便調任也可能面對追責,政績沖動更將無處藏身。更加科學的考核體系、更加嚴厲的問責機制,爲領導幹部涵養責任擔當、培養戰略思維提供了更好的制度環境。問題是,領導幹部是否准備好了?

毛澤東同志曾形象地指出,“當桅杆頂剛剛露出的時候,就能看出這是要發展成爲大量的普遍的東西,並能掌握住它,這才叫領導。”如今,面對紛繁複雜的利益關系,因應接踵而至的風險挑戰,如果越來越多的領導幹部都能見微知著、成竹在胸,自覺以戰略思維謀全局、以戰略定力迎挑戰,何愁改革不能破浪前行。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4年03月05日 05 版)

Copyright © 杏彩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8974号
服务证编号: 互联网藥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(浙)-非经营性-2016-0014